《挪威的森林》:雾蒙蒙的青春,谁来救赎

江苏靖江资讯网记实2019-10-29 17:0846

初识此书,源于村上春树的盛名,这本书自然是跳不过的。拿起来读,已是二十四岁的略清明的年纪,对青春的描写大抵是可以感同身受的。于是读罢开端,我被直子吸进了这凄凉残酷的短暂青春时光里,体会无法医治痊愈的疼痛并陪着她疼。


作者的用字,小说的基调,故事的构架,总是让我想起女作家安妮宝贝早期的作品。后来在一份她的推荐书目里,确实有看到她推荐了村上的书。


渡边,直子,木月,绿字,永泽,敢死队,玲子,初美,小女孩,简单的人物框架,故事情节,是容易理清的,人物形象也鲜明容易定义。但具体的内心深处的不可治愈的部分却是难以轻易琢磨透彻的。精神上的疾病才是日夜折磨他们的源头。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走出精神的困境,并且自己又无法自救,悲剧就此发生了。木月,直子,初美为什么自杀,敢死队怎么消失了,作者没有给确切的答案。于是,每个人都有了自己想象中的结局。


从自身出发,渡边佯装不需要朋友惯于孤独,木月只愿三人世界,直子安静敏感都能归于自己的影子。这些特定的性格,便造就了,他们在“爱与性”探索阶段,被薄雾困住之后无法自救而走向毁灭的必然归宿。作者对人物的描写是细腻的准确的甚至是极致的,我对此着迷。


书中也有大段的情爱描写,却丝毫不会让人感到露骨情色,甚至有些描写是美的。他写直子的裸体,写直子和渡边的情爱经验,却没有让我产生厌恶之感,反而更加心疼直子。直子的形象更加立体了。这些都是直子渴望且努力过想恢复“正常”生活的表现,但她失败了。由此这个故事的悲剧性加强了。他通过那些性爱描写把青春期少男少女对性的好奇,摸索,困惑表达的淋漓尽致。


村上的对于死的描写,也让我常常我想想到一位女作家写死亡时,常写的潮状的呼吸。这些也像青春的逝去,我们奋力挣扎,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到最后什么都留不下。逝去是必然,死亡是归宿。


全书最让我觉得让情节更加曲折的是玲子和小女孩的那一段。我对此有很多的想象和疑惑。一个小女孩真的会心思复杂到那种程度吗?会心机如此之深吗?会不会这个小女孩其实是不存在的,是玲子虚构出来的呢?玲子到底是不是有潜在的同性恋倾向呢?这些困惑诱使我想再读一遍。并且,这段让读者对于人性更深层有了更多的思考。


还有村上在书里,对人物的刻画还用到很多音乐的隐喻。在其他书评里有了解到原来村上在他的其他作品里也有很多这种关于音乐的描写,所以我相信多了解一下他书里提及到的音乐,有助于我们更好的分析人物和理解作家写作初衷。


青春,性爱,死亡,再辅以作者清冷的笔触,让我们深感人生都是残酷的。在青春时光里,或许直子有你的影子,或许渡边有你的影子,又或许谁都没有,但你总能在他的书里得到一些解答。好在只是一些,而不是全部。庆幸作者没有给我们明确的答案,因为人生只能我们自己去摸索。


宝马彩票登入虽然直子没有走出那覆着薄雾的青春森林,没能完成自救,也没有人真的能救赎她,但我们还是要相信拨开迷雾会有碧海蓝天。虽然很多事都是徒劳的,但如果真想好好活着,那么请连所谓的徒劳也尽力去珍惜。


宝岛彩票注册 安徽快3走势图 安徽快3走势图 爱彩彩票登陆 博享彩票 百赢彩票平台 安徽快3 安徽快3 爱拼彩票官网 爱淘彩票注册